搜索
 
来过,便是久别的重逢
王 峥

 
  

来过,便是久别的重逢

                ——读白落梅《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有感

松江区教育局计财科 王 峥

那一天,
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初见,便为之感动,于是,开始关注起仓央嘉措的一切……
  
白落梅的《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用清淡的文字、柔软的笔触,以散文的形式将情僧仓央嘉措传奇坎坷的一生呈现在我们眼前,那些随性的文字,不羁的文风,读之如沐甘霖、如品珍馐、令人舍之不得……
  
此番重新打开后,赫然发现,用作书签的竟是去年八月从成都飞往林芝的机票,不禁哑然:原来自己也是那个可以为了一本书、一段传奇而行走天涯的人!
  
呆在都市久了,总想着有朝一日能开启一段说走就走的旅行。然而,西藏,那个离天很近、离梦很远的地方,却不是可以说去就去的。根据以往去高原的经验,西藏之行于我,其实还是颇有压力的,可书中描述的布宫的那扇红门和八廓街上的那个小酒馆,却似有种神奇的魔力,如飘摇之经幡,时时召唤着我,哪怕冒着身体可能下地狱的风险,也要义无反顾地走这一遭。
  
始终觉得带着书本去旅行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候机时,可以取出翻上几页,权当是预习功课,以使即将到来的行程更加丰盈而充实,即使脚步有片刻停留,心灵也可以时时在路上,不会掉队。
  
多少人义无反顾地赶赴西藏,只为了踏寻文成公生的足迹,感悟仓央嘉措的诗句,看一眼布达拉宫的日落,沾些许扎什伦布寺的禅意。而我,应是这芸芸众生中的一员,捧着心中的那一抔净土,从红尘走来……西藏,就像是一个身着红衣袈裟的僧人,他威严地站着,我可以从各个角度去看他、揣摩他,甚至可以看清他脸上的每一道皱纹,可如何去读懂他?
  
宏伟而华丽的布宫,威然屹立于红山之上,那是西藏达赖喇嘛的冬宫居所,也存放着历代达赖的灵塔。
  
“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今天,我因你而来……
  
偌大的布宫,竟容不下你的灵塔,而我,亦没有找到那扇无人看管的红门,据说,在三百年前的某些个日子里,你曾夜夜脱下红衣僧袍,换上华丽的藏服,从那扇红门走出,来到八廓街上的那家小酒馆,与一群年轻的歌者把酒言欢,夜夜笙歌,那里,还有着他钟意的琼结姑娘……黎明之前,你又会准时抵达红门脚下,重新换上僧袍,做回拉萨最大的王。
  
徜徉在八廓街头,终于在这个街的东南角发现了书中所描述的这栋涂满黄色颜料的小楼,心里竟会因叠合了你的脚印而暗暗欣喜。玛吉阿米酒馆,那个曾带给你欢乐激情、青春梦想的地方!在夜色阑珊、灯火迷离中,你是如何做着“不负如来不负卿”的美梦,假装永不醒来;而东方即白之时,你又是如何抽身逃离,重回佛殿,无奈地哀叹:秘密也无用了,足迹已印在了雪上!烟火人间与菩提道场,究竟哪个才是你今生归处……
  
最终布宫还是没能容下你,从此,你游走四方,颠沛流离,你没有作为活佛造福众生,留下的情诗却深情隽永、缱绻缠绵,令世人代代传唱,谁说这不是另一种度化和修为?
  
在去往大昭寺和扎什伦布寺的路上,终于看见了传说中的信徒顶礼膜拜和五体投地,他们衣着简陋、背着厚重的行囊跪地葡萄前行,眼中带着不容改变的决心;或见手持经筒的老卓玛,口中念念有词,诵着听不懂的经文,他们如此虔诚是为了祈福、积功德、脱离轮回之苦。对于这种苦行僧的方式我们或许无法理解,久远古老的藏传佛教于我们也过于神秘莫测,凭现世修为根本无法领略其博大精深的禅意。而这世上,也并非人人信佛。可我坚信,每个人的心中,都有着一份佛性,在她的滋养下,那朵种在心里的莲花正在悄然开放……
  
我曾想,要一壶甜茶,借一角阳光,在玛吉阿米酒馆临窗而坐,挥霍整个午后的时光,看着八廓街上熙熙攘攘的转经人,想着,谁会是你前世里垂怜的一棵草木,或是你曾经放生的一尾红鱼;我曾想,挎上相机,披上华服,将羊卓雍措、纳木措尽情饱览,留下最美的自己,或将天湖一色的美景悉数收藏,细细品赏;我也曾想,去反复丈量布宫和八廓街之间的那段距离,想着你日日游走于佛门与红尘之间,如何来回变身,时而手执佛珠,潜心修行,时而举杯换盏,烟火沉迷……
  
然而,当我不期而遇藏人坚定的眼神不可动摇;当我亲见羊卓雍措圣洁幽兰的美动人心魄;当我读懂宕桑汪波哀怨惆怅的诗句充满忧伤,便将这些矫情而刻意的想法悄悄隐埋……
  
西藏,是我们今生已回不去的精神家园,无论来过多少次,无论我们在这里逗留多久,无论我们如何一次次地汇入转经的人海中,那些猜不透的轮回,走不完的转经路,我们都只是匆匆过客,我们之间的距离,看似佛门内外,实则两种文化、两种生活和行为方式的距离,在厚重的佛门之外,我们只是个游客,有多少人能理解他的哀伤、喜悦,又有多少人能懂得他的慈悲、宽厚!任世事变迁、王朝更迭,西藏,永远那么遗世独立地存在着,在前世今生的轮回里,我们依然需要修行,懂得悲悯,学会宽容。
  
一本书、一次旅行,并不会改变什么,所谓净化心灵,只不过是那短暂几日的舒心而已,平时被繁杂的事务缠身,为生活锁事烦忧,忽然之间望见明净澄澈的圣湖,感知波涛凶涌的雅鲁藏布江,看着摇曳风中的格桑花,那是一刹那的震撼,对平日里负面情绪的纾解。读一本好书,也只是一时的怦然心动,内心欢喜。西藏,我已来过,便是久别的重逢!
  
跟八月才告别,转眼又是冬天,此时的拉萨,早已是寒风凛冽、漫天飞雪了吧!怜缤纷雪零落亦是美,惜纷芜世悲喜皆安然……
  
布宫的脚下,一定已堆满了厚厚的积雪,早起的僧人,转经的人们,一切,可都安好?

 

松江区教育局主办 编辑部:松江区教师进修学院信息部 地址:松江区方塔北路318号 电话:57833274 邮政编码:201600
上海市松江教育局©2007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10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