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不白说
余 斌

 
  

不白说

——读白岩松《白说》有感

松江区教育局基教科  余 斌

  听说白岩松又出书了,听说这本书叫《白说》,初闻颇为差异。记得三年前,因为参与学校媒介素养项目的关系,读过他的两本书《痛并快乐着》和《幸福了吗》。当时只是想从这位知名媒体人的视角,来看看这个世界,了解一个时代。《痛并快乐着》记载了他们那群人在寻梦之路上逆风飞翔、自强不息的点点滴滴,而《幸福了吗》则记录了他更多的反思,世界变化太快,我们在前行路上,需要等等灵魂。依稀记得他在书中写过,每十年出一本书,下一本书的名字可能叫《终于信仰》。所以当《白说》出来的时候,初闻以为是盗版,毕竟离上一本书才五年。拗不过好奇心,也想知道五年内,当其他央视主持人纷纷离职,坚守的白岩松到底在想些什么,于是捧起《白说》,且听他“白说”一下。
  
读了几页才明白,这本书其实是一本演讲集。就像许多学者或者专栏作家每隔一段时间,会把自己在报纸、杂志上的文章汇编成册,或纪念,或创收。于是一下子对这本书的好感下降了不少。这本书收录了他十五年来,在各地的讲座或演讲,涵盖时政、教育、改革、音乐、阅读、人生等各个领域,观点鲜明犀利又充满着智慧。断断续续地读完,感觉还是颇值得一读。
  
在书中,我读到了白岩松的坚持,他留守的原因——“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小时候,我们学过歇后语,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得过且过。从小被教导,做人做事要认真,不能得过且过。白岩松说:“有一年新闻中心内部颁奖,问到我的获奖感受,我说,‘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听到这句不太高大上甚至显得有些灰色的答谢词,年轻的同事有些不解。我解释,身在这里,还没走,是守土有责;到点儿就撞钟,守时,可谓敬业;更重要的是,还得把日常的工作撞成自己与别人的信仰。这话就不灰色了吧!守土有责,就是偶尔有机会,用新闻的力量让世界变得更好,而更多的时候得像守夜人一样,努力让世界不变得更坏。”
  
从哲学的观点来看,看待事物都要一分为二。“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可能被认为是得过且过,但也可以被认为是一种责任,一种坚守。媒体人如此,教育不也是如此吗?记得自己刚从教时,曾意气奋发,也曾对学生说过,当自己没有激情的时候,会离开这个讲台。十几年的教育生涯中,也曾遇到挫折,遭遇不平,激情褪去,却依旧坚守。也许是因为对教育有了信仰,曾经梦想用教育的力量让世界变得更好,而现在更多时候,用教育的智慧,努力让世界不变得更坏。
  
在书中我也读到了白岩松的勇气,他“白说”的原因——“宁鸣而死,不默而生”。在如今喧嚣浮躁的时代,微博与微信齐飞,谣言和真相纠缠。我们用嘴活着,也活在别人的嘴里。年岁渐长,已有权保持沉默。像余秋雨一样,白岩松也从来不用微博、微信,也许他是想和互联网刻意保持距离,避免不必要的中伤。这个世界,“今天为你点赞,明天就可能对你点杀,落差大到可以发电。”作为媒体人,他深深的知道,话多是件危险的事!可是他并没有沉默,“说话产生什么样的作用永远不取决于你,但是你要尽最大的努力去说你认为该说的话。”他有权保持沉默,但拒绝沉默。尽管“说话不是件好玩的事儿”,但他依然为热血有梦的人们敲鼓拨弦。依然向往“说出一个更好点儿的未来”,就算“说了白说”,可是“不说,白不说”。
  
在这个开放的时代,谁的话也不能一言兴邦或一言丧邦。媒体人的声音虽然不过是万千声音中的一种,但更有影响力,也更有压力。出于想让世界变得更好的责任感,他理性直言,温暖发声,勇气和担当让人敬佩,智慧和魅力让人敬仰。《白说》的最后,他自己认为这不是一本演讲集,而更像自传,因为更真实地记录了他在内心里走过的路。他谦虚的说,他姓白,所以这本书叫《白说》,他还说,其实不管他姓什么,这本书都该叫《白说》,有点幽默,有点智慧。白说?不白说!

 

松江区教育局主办 编辑部:松江区教师进修学院信息部 地址:松江区方塔北路318号 电话:57833274 邮政编码:201600
上海市松江教育局©2007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10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