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初中小说教学中提升学生思维品质的路径探析
周 娟

 
  

初中小说教学中提升学生思维品质的路径探析

──以《二十年后》为例

松江区第七中学   周 娟

【摘 要】在小说教学中教给学生思维、探索的方法,培养学生良好的思维品质,可通过以下四方面进行:一要关注学生的思维起点;二要引起学生的认知冲突;三要引导学生还原文本;四要引入多元视角,注重批判质疑。在小说教学中,关注学生思维起点,优化课堂教学,真正有效地提升学生思维品质,不仅能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丰富情感体验,更有助于他们完善人格,升华人生境界。
【关键词】思维品质 小说教学 路径
  
人物、情节、环境是小说三个基本要素。课堂教学中,分析人物、赏析环境或挖掘主旨都可以成为小说的教学内容,这是解读小说的主要路径,也是目前小说教学普遍存在的三要素的解读方式。但这样的教学似乎没能给小说阅读教学带来多少新意,因此,有老师在质问:“在小说教学中,除了人物、情节、环境,还剩什么?”
  
小说教学中新意的匮乏,其实也就意味着没能引导学生真正理解小说的独特魅力及其魅力产生的原因,学生的学习在很大程度上仍简单地停留在学习知识与提高能力的层面,鲜有思维的提升。但语文教学毕竟是一门艺术性教学,没有思维的拓展,就没有语文教学的艺术。随着教学改革的日益深入,越来越多的教师已经认识到教学的根本任务在于培养学生的思维能力。我们教师不但要树立以思维为核心的教学思想,更要在实践中不懈地探索进行思维提升的有效方法和途径。
  
那么在小说的课堂教学中,如何找到有效的切入点,真正引导学生提升能力拓展思维?笔者以小说《二十年后》为例,谈谈自己的思考。
  
一、要关注学生的思维起点
  
目前上海教材课本的编排是以主题为出发点的,但我们在研究教材的同时不能忽略对学生学情的研究,要深入了解学生的思维起点,只有这样,才能更有效提高教学的有效性。奥苏伯尔曾说过:影响学习最重要的因素是学生已经知道了什么,教师应根据学生的原有知识进行教学。教师在上课之前就可以通过指导预习或与学生谈话、交流等各种方式,来了解学生对文本的理解到了何种程度,尽管教材选用的小说,故事情节并不复杂,但教师依然不能仅凭教师的主观臆测或经验之谈,即使是一名从教多年的老教师,也不能仅凭经验一劳永逸。因为我们面对的学生是千变万化的,随着社会的发展,学生的理解能力思维水平也在不断变化。我们的课堂教学要引导学生抵达未知的终点,必须先了解已知的起点在哪里。
  
《二十年后》这篇小说出现在沪教版八年级上“外国短篇小说选读”这个单元里。在上课之前,笔者先布置学生进行预习,一方面是让学生了解文本内容,但更主要是想知道学生对本篇小说读懂到何种程度。通过了解学生预习情况,笔者发现作为初二的学生,他们在初读小说之后基本都能复述小说内容。对于意料之外的结尾,班中大部分学生在细读之后也能从文中找到一些“情理之中”的伏笔,只有少数学生完全困惑,但学生对文中的两个人物的选择及小说的主旨疑点重重。了解这一点,笔者就觉得需要引导学生读懂文中的伏笔,体会结尾的妙处,但更需要花时间引导学生思考:故事究竟要告诉我们什么?
  
二、要引起学生的认知冲突
  
杜威说:“不断改进教学方法唯一直接的途径,就是把学生置于必须思考、促进思考和考验思考的情境之中。”他还说过,困惑是思考的不可或缺的刺激。因此,教师在课堂上要引导学生思考有价值的问题,关注学生思维的梯度及学生思维的价值意义,才能真正提升学生的思维品质。在教学中,只有能够引发学生思考的问题才有教学的意义和价值,这就要求教师在小说教学中善于捕捉引发学生认知冲突的点。这种认知冲突既可以是对文本内容的理解冲突,也可以是有关小说艺术手法的冲突;可以是学生易于忽略的点,也可以是学生在理解上有偏差或矛盾的点。重点是问题本身能发人深思,要有思考的意义和价值。
  
《二十年后》这篇小说,是首次在课本中学习外国三大短篇小说之王的作品,学生对作品的艺术手法不能完全理解,对人物的认知也不够深入,在了解这些学情之后,笔者主要向学生提出两个问题:圆滑的鲍勃为什么两次错认了杰米?你认为杰米该不该抓鲍勃?第一个问题的提出,重在让学生思考文中的伏笔艺术,体会小说的结尾之妙。第二个问题则重在引领学生理解人物形象,深入思考小说主旨。这篇小说的故事情节本来就不复杂,故事发生在一个风雨天,而且是晚上十点,文中说当初杰米和鲍勃恰好在晚上十点分手,所以二十年后的重聚也选定在晚上十点。但也正是因为晚上黑黢黢,让鲍勃两次认错人变得可能。杰米提前到约定地点,但鲍勃没有认出对方,主要原因是鲍勃自己做贼心虚,看到穿警察制服的人就慌了神,根本没有把他往朋友这方面想。而作为警察的杰米,他清楚地记得两人二十年前相约的那个餐厅已经拆除,变成了一家杂货铺,这当然可以理解为是巡逻警察的职业敏感,但也不排除他对这家餐厅有特殊的情感,所以对它的改变印象很深刻。但也正因为餐厅拆除,鲍勃只能在关门的杂货铺外面等候,昏暗的灯光使得鲍勃难以辨认前来的人,所以鲍勃第一次没能认出真的杰米。而后来当一位高个子男子急匆匆赶来时,鲍勃对他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热情,即使对这位“杰米”的身高感到讶异,但鲍勃仍没有太多怀疑,在破绽百出的情况下,鲍勃依然信任“杰米”,这除了环境因素之外,可见他对杰米的热烈期待已经使他失去了本该有的判断力。鲍勃对杰米强烈的期待是他错认的主要原因,鲍勃对杰米的情意之深再一次得到体现。
  
那么杰米该不该抓鲍勃呢?面对一个对自己有着深情厚意的朋友,于情,肯定是不忍心,结尾杰米在留给鲍勃的纸条中说“不知为什么,我不能亲自下手”就充分表明了这一点。可是作为一名巡警,又是一名尽职尽责的巡警,于理于法,维持法律治安抓捕通缉犯是他的职责。所以,杰米没有该不该抓的问题,而是在情与法之间如何抉择的问题。他的行动代表了他最终做出的抉择。
  
当学生能真正理解这两个问题时,他们也就理解了文本的内容。在问题中思索,在思索中领悟。
  
三、要引导学生还原文本
  
1.还原留白
  
为了更充分地表现主题而有意识留下空白,这就是小说中的留白艺术。引导学生想象并充实留白的内容,还原留白,他们对小说的主题也会有全新认识。
  
《二十年后》就这篇小说的戏剧性而言,最惊心动魄的也许应该是人物的内心世界。杰米认出鲍勃正是罪犯时,他会怎么想?又会有怎样的行动考虑?当他决定抓捕鲍时,会有怎样的心理起伏?而让一位便衣来代替他实施抓捕时,他又去了哪里?是故意躲开了,还是在一边偷偷地注视?鲍勃被抓时,他心里有怎样的念头?是否对纽约之行感到后悔?而当读完杰米的纸条,他对杰米、对自己又有什么想法?这一切的一切,文本都没有充分的展示。这些留白可以给读者无限的想象,更能引导学生的思考。而且,在本小说中,鲍勃是芝加哥警方的通缉犯,但鲍勃犯了什么罪?小说中为何要回避他的罪行?这些“未知”也足以引发学生的思考。让学生通过这些空白设身处地地展开想象,能拉近自己和小说中人物的距离。
  
留白为学生提供了大胆发挥自己创造性想象的空间,为学生提供了施展自己才智的天地,激发了学生创新的欲望,对他们创新思维的培养和创新人格的形成都有极大的帮助。这样通过有效的还原作品留有的空白,深入发掘作品内涵的做法,极大地丰富了小说的内容,调动学生更深层次挖掘作品的积极性。
  
2.还原背景
  
任何故事都是在一定的背景中,那么在当时的背景中,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故事,作者究竟想告诉我们什么?要准确把握小说主旨,我们还必须引导学生还原背景,即有意识地将学生引入时代故事、背景故事、或作者故事。世界三大短篇小说之王的美国的欧·亨利,生活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一生经历坎坷,饱受生活拮据之苦。他的小说写的都是世态人情,并且有浓郁的美国风味。一般说来,驱使人们行动的欲望和动机是相当复杂的,但是欧·亨利人物的思想相对来说却都比较简单,动机也比较单一,矛盾冲突的中心似乎都是贫与富。这一方面大概因为当时的美国是个平民社会,不存在天生高人一等的贵族阶级,既然金钱面前人人平等,贫富就成了社会的主要矛盾。另一方面,那时正值美国内战后的镀金时代,拜金主义盛行,坑蒙拐骗样样齐全,贪污泛滥成灾,似乎只要能赚到钱便是成功,并不问问钱的来历是否清白合法,金钱的占有程度便成了人们关注的中心。在《二十年后》中的鲍勃当初也就是为了挣家业,才离开纽约到西部去发展。对金钱的向往是鲍勃远赴西部的主要原因。美国的西部在当时一片处女地,广阔天地也成为犯罪份子的温床。小说中说“在西部就像刀架在脖子上,惶惶不可终日”,它与东部纽约大城市的文明大相径庭。
  
3.还原思维
  
小说的题目叫《二十年后》,二十年后,鲍勃成了通缉犯,杰米成了警察。但鲍勃为什么会成为通缉犯呢?我们知道了结局,更要思考造成这一结局的原因,这就是还原小说中的思维。
  
小说中说“二十年确实很长,但不会将一个高鼻梁变成一个狮子鼻”,“有时却会把一个好人变成个坏人”,这表明时间虽然不会改变人的某些生理特征,却可以改变人性,善可能为转而行恶。但这仅仅是时间在改变人吗?好像又不全是,因为到了西部后,鲍勃才变成了通缉犯,这又是在彰显环境也可以改变人。但小说本身仅仅是告诉我们时间、环境能改变人,随着时间、环境的改变,人性一定被扭曲,善一定会变而为恶吗?杰米又给了我们另一种答案:二十年后,善者可以依然为善。因此,小说真正要告诉我们的是,不管环境如何改变,只要不忘初心,人依然可以坚持人性的美好。这才是小说告诉我们的亮色。这种亮色和作者的另一篇小说《贤人的礼物》有异曲同工之妙。
  
四、引入多元视角,注重批判质疑
  
质疑、反思、批判是培养学生批判思维的有效途径。“学贵有疑,小疑则小进,大疑则大进。”在阅读中质疑,学生将逐渐树立“不唯书、不唯上”的精神,锤炼思维的深刻性、批判性、创造性。在质疑能力的训练方面,可指导学生对文本本身质疑,也可以对他人观点的批判,总之,要让他们不拘泥于已有的模式或他人见解,深入思考,大胆质疑。
  
在这篇小说教学的最后,我把目前大家对这篇小说的所有看法都总结梳理出来给学生看,“这篇关于杰米和鲍勃‘二十年后’赴约的故事,在情与法的冲突中,两人都面临艰难的抉择,有人说鲍勃值得同情,有人说他罪有应得,有人说杰米忠于职守,有人说他背叛了友谊,有人说鲍勃是追求社会物质文明的牺牲品,有人说杰米是一个国家驯服的工具。”然后问学生,你怎么看?这些观点无疑会给学生带来多元的视角,他们在质疑思考的过程也是有效提升思维的过程。
  
总之,在小说教学中,我们要关注学生思维起点,优化课堂教学,真正有效地提升学生思维品质,这样不仅能提高语文素养,丰富情感体验,更有助于他们完善人格,升华人生境界,飞向智慧的天空。

 

松江区教育局主办 编辑部:松江区教师进修学院信息部 地址:松江区方塔北路318号 电话:57833274 邮政编码:201600
上海市松江教育局©2007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10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