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小敏输了怎么办?
彭雪琴

 
  

小敏输了怎么办?

松江区第二实验小学 彭雪琴

  快期末考试了,领着孩子们复习,读到第2课《扳手腕》,和授课的时候一样,我感觉怪怪的。这篇课文写两个孩子小容和小敏在教室里扳手腕比赛,其它孩子在一旁观战,“有的站在小敏身后为他加油,有的站在小容这边呐喊助威。”这篇文章的语言十分生动,两个孩子扳手腕的动作表情都写得非常传神,可以当作小学生学习把事情写具体的范文。可是,我为什么读着就是觉得怪怪的?怪在哪儿呢?
  
“忽然,小容大吼一声,猛地发力,把小敏的手扳倒在桌子上。小容赢喽!小容赢喽!教室里欢声雷动。”孩子们读到了课文的结束,他们的声音高亢激昂,仿佛也在为文中的小容而欢欣鼓舞。咦?那“小敏”呢?那个输了比赛的小敏呢?文中没有一句交待。当大家都在祝贺小容、为小容的胜利欢呼的时候,这个小敏,会不会躲在角落里伤心?我仿佛看到了一个小男孩子,孤独地坐在教室的一角,大眼睛里满是落寞满是泪水……
  
蓦然明白,这篇课文是有问题的!它的语言虽然生动,它的场面描写虽然精彩,但是,它的思想内容是有失偏颇的。它让孩子们学会了什么?让他们学会只要胜利,不要失败吗?让他们学会对胜利者欢呼,而对失败者却置之不理吗?学会同情,学会怜悯,学会安慰,学会接受自己和别人的失败,这难道不比学会遣词造句、场面描写要强得多吗?
  
想到这里,我停下来,大声地向我的孩子们提问:
  
“孩子们,你们读得真好,看得出来你们都为小容的胜利而骄傲。但是彭老师现在要请你想象一下,当整个教室都在为小容欢呼的时候,小敏在干嘛呢?”第一步,把他们的注意力从胜利者的身上转移到失败者的身上。
  “他可能在难过。”
  
“他可能在哭泣。”
  
孩子们的想象符合人之常情。
  
“那,如果你就是小敏的好朋友,看到他在教室的角落里伤心地哭泣,你会对他说些什么呢?”我接着引导,想要触动他们内心的同情和怜悯。
  
“我会对小敏说:小敏,别伤心了。”小涛站起来说。回答得有点简单,毕竟只是二年级的孩子。
  
“但是,听见你的话,他更伤心了,哭得更厉害了,怎么办呢?”我给他们增加难度。
  
“我会拍拍小涛的背说:小涛,别伤心了,我们再好好练练,下一次一定赢了小容。”有个孩子站起来回答,他的眼睛发亮,仿佛真的有十分的把握能战胜对手。
  
“嗯嗯嗯。”孩子们对这个回答仿佛很满意,一个个都在点头。我却还是感觉到这种回答有些空洞无力,这仿佛是从我们每天安慰孩子没考好的例句中化来的——下一次努力,一定能考好。可是,上天赋予每个人的各项能力不一样,不是所有事情,努力就真的能办到呀,例如扳手腕,努努力就能赢吗?再说,这只是孩子们之间的游戏,输赢有这么重要吗?
  
“孩子们,小容和小敏是在参加国际大赛吗?”
  
“不是——”孩子们整齐地回答,有些拖声拖调。
  
“他们只是在课间玩——”我停住。
  
“游戏!”这次的回答整齐而响亮。
  
小周马上举起了小手,小家伙就是善解人意。
  
“周宸,你来说说。”
  
“我会对小敏说:小敏,别哭了,这只是游戏,并不是真的比赛,输了并不丢脸。”
  
“噢,你真是一个懂得同情,会安慰朋友的孩子。”我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我会对小敏说:只要努力了,输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不要伤心。”女孩子小陈站起来说。
  
“是啊,你说得真好。即使是真正的比赛,只要自己尽力了,输了就输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我连忙肯定她的话,她的话就是我想说的啊。
  
“老师老师!”沈宇轩小脸憋得通红,他的话已经不说不快了。
  
“你说吧。”我突然一下子忘了他的名字。
  
“我会,我会,拉着小敏到走廊里去做别的游戏,让他,让他忘了刚才的事。”哇,这一招很高明啊,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用下一个游戏的快乐来忘却伤心、淡化输赢,孩子就是哲学家啊。
  
“同学们,你们都是有怜悯之心的孩子,你们都是知道同情懂得安慰的孩子,你们都是善良的孩子!小敏如果有你们这样一群朋友,一定很幸福。”
  
听着我对他们的表扬和赞美,五十三双眼睛齐刷刷地望着我,仿佛一支支闪亮的火把,照明了我们的课堂。

 

松江区教育局主办 编辑部:松江区教师进修学院信息部 地址:松江区方塔北路318号 电话:57833274 邮政编码:201600
上海市松江教育局©2007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10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