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为什么语文课没有美
周丽辉

 
  

为什么语文课没有美

上海市松江区立达中学 周丽辉

  目前的语文教材里有许多文质兼美的文章,更有相当一部分是名家名作,历代传阅,可以说作品本身具足美感,但是学生心中对这些没问留下了什么呢?我们中国的许多文学样式是充满美感的,比如古典诗词,但是有多少学生真正从心底里主动要求去阅读去背诵呢?高考会考察文学作品的鉴赏,而谁又能保证鉴赏的头头是道的高分同学是真正热爱这种作品的人呢?就更不要说被其中的思想所打动了。所以,现今的语文教学中存在一种现象:语文课注重学生语文能力的培养,注重知识的传播,注重考点的训练,却很少注重“美”。对“美”的体悟不是考试能真实考察出的,但是,只有真正的美才能浸润人心,才能诱发人们内心的善良。语文之美不是虚幻的,而恰恰是我们不该丢失的最重要的根基。那么,是什么偷走了语文课的美?我们面对美文为什么讲不出美感呢?
  
笔者认为其根源就是考试的目标和检测方式。现行考试往往倾向于能力测试和知识积累,考察的题目往往是分析、鉴赏、默写,这些题目只能检测到“记住了”,“能够了”这样的层面,却无法考察出一个人内心对一篇作品的感悟。而通过读来窥测朗读者对作品的理解,通过整体评价作品、拓展性延伸交流、甚至写篇幅较长的评论可能更容易反映阅读者真是感悟的手段却由于种种原因而无法在考试中应用。而语文答案的拟定,为了追求尽可能大的公平性所加大的限制性的考试答案也更局限了学生对文章的体悟。所以作为教学指挥棒的考试目标及测试的方法手段、评价都是导致语文教学缺失美感的根源性的原因。
  
毋须讳言,考试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教学,所以偷走语文课课堂美感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为了应对考试而对文章进行的习题化解读。对于作品内容我们习惯性的提问可能是这样一些:“中国的痛苦与灾难是如此的广阔,如此的漫长呀!”一句中广阔与漫长在文中有哪些表现?(《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不宽容先驱者会有什么危害?造成不宽容的原因有哪些?”(《宽容序言》)……我们考察这些问题的目的,无疑都是为了更好地体会作者的感情和文章的主旨,同时又训练了阅读能力与解题技巧,这些都是完全符合语文课需要的,很多老师提出的很多问题也会加深学生对文本内容的深层次理解。但是笔者又觉得这样的问题颇有些政治题的感觉。问题造成的客观效果会是怎样的呢?
  
学生面对这样的问题首先会搜索全文信息,继而提炼概括,最后分析理解以形成答案。可以说这个过程恰恰是我们希望的,我们希望在各种各样问题的解决过程中培养学生的各种能力,同时又体会了文章本身。但是这样的一个过程无疑是没有美的。不是说问题本身破坏了美,而是问题的提出没有建立在美感体悟的基础上。
  
我们为什么会忽视学生的美感体悟?除了教学时间、课时量等限制条件外,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师生对话是建立在不平等的基础上的。首先教师生的年龄、阅历、时代背景与学生的相比,显然是更丰富的,教师更有可能走进文本,体会到文本的美。其次,教师与学生对文本的接触也是不平等的。每个语文老师对课文至少读了不下三五遍,甚至更多,而且会研读许多评论资料,对文本的字句段章都进行过深入的思考,更何况,教师已经教过许多遍,而学生往往只是读过一遍课文,甚至有人根本不读,很多同学读了也只是粗粗地读了一遍。于是就进入了课堂的分析。即教师早已体会到了文章之美,进而带领学生走到了对文章的研读层面以进一步体悟文章的理性之美,而学生却连感性之美都没有。所以当教师将文章肢解,直接带领学生进入某一段某一句甚至某个词的时候,一些学生是不知道为什么的。他没有专门阅读这一段的主观需求。所以他对问题的思考仅仅局限于问题本身,其完成过程就是想问题找答案,过程的核心是个“找”,好一些的同学还有“思”,但是“悟”的同学可谓凤毛麟角,因为他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研究这个问题。这样的课堂完成下来,学生更多地是“知道了”。他知道了作品的主题原来是这样的深刻,知道了作者原来是这样的情感。他也可能“学会了”,他训练培养了许多能力,但是他可能就是没感觉,他不知道梁衡的理性之美到底是个怎样的感觉,他找不到现实中的呼应。(《跨越百年的美丽》),他不知道都有谁像《蒹葭》里的抒情主人公那样在生命旅途中甚至天地万物间执着地追求着,他自然也无法深刻的领悟这是一种怎样的追求。(《蒹葭》)。他不会去深究和揣测老贝尔曼为什么要冒着得肺炎的风险来帮助一个“外人”(《最后的常春藤叶》)……没有这些心与心的交流,生命与生命的真是对话,那么这篇美文就未必能引起学生对于现实生活的深思,作品的情感也未必能从真正打动他进而内化为他的力量。
  
那么,要美感就一定不许肢解式的、题目化的提问吗?当然不是。这样的问题并不是不可以提,如果这个问题是动态生成的一部分,尤其如果是体悟过程中学生主动产生的一个问题,那就是一个好问题。
  
美感体悟首先需要学生对文章的整体把握,但这并不意味对文章的阅读永远停留在虚幻的整体把握上,而是教师要善于等待,等待学生走进文本之后,自然而然地将其带入某一段落或问题的探讨中,而不是在学生茫然不知的情况下先入为主地指出我们就来研读某一段落。
  
语文课有相当一部分功能是让学生“知道”,尤其要训练学生的能力,但是能力训练的载体有很多,训练思维力可以有很多更有趣的方法,对于一篇美文我们只把它当作训练能力的材料似乎有些可惜。何况,体悟美与能力训练并不是水火不容的。我们的语文课当然也没必要天天、节节都去“美”,但是天天、节节都找答案这么不美的事也大可改改了。

 

松江区教育局主办 编辑部:松江区教师进修学院信息部 地址:松江区方塔北路318号 电话:57833274 邮政编码:201600
上海市松江教育局©2007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10133号